林疏影看他都没有要走的意思修长的双腿交叠着

分享到:
 吴相宇小盆友想法立马改变,“那从今天开始你都先不用管我了,我自己完全可以照顾自己,你的任务就是把我妈妈追回来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摸摸儿子的脑袋,欣慰的笑着,抱他去洗手间洗漱。
 
    在洗手间里,吴子洋看到吴相宇拿着刷牙杯那一刻的忍耐,他紧攥的小手都在颤抖,或许小小的他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,某根神经操控着他,让他该把那个杯水扔到前面的镜子上,这样说不定自己还可以受伤。
 
    只有受伤的时候才会受到关注,可现在,他在告诉自己,即使不做坏事,不伤害自己,爸爸也是爱他的。
 
    他已经不需要过激的行为来博取身边人的关怀和在意。
 
    吴子洋一手刷牙,单手将他抱了起来,站在洗脸池的琉璃台上,现在小家伙比爸爸还高了一些。
 
    吴子洋使坏的将他嘴巴的牙膏泡泡用手指擦到了相宇的小鼻子上,“发什么呆呢,赶紧刷牙。”
 
    吴相宇嫌弃的皱了一下自己的小鼻子,辣辣的,让他很不爽,但他却没有生气。
 
    父子俩刚刚刷好牙,吴相宇准备让怪爸爸把自己抱下去,他要洗脸,结果这个怪爸爸可过分了,竟然和他嘴对嘴的亲了他一下,还是带声音的那种,“吧唧。”一声。
 
    吴相宇错愕的看着对自己做出过于亲密动作的怪爸爸,吴子洋笑的却是一脸满足,“哎呀,亲你一下而已,你的脸至于臭成这样子吗?”
 
    吴相宇非常嫌弃的用毛巾使劲的擦了擦自己的嘴,“你恶不恶心啊?”
 
    吴子洋对儿子这反应非常不满意,需要改正,“爸爸亲自己的孩子,怎么会是恶心,那都是满满的爱,每个爸爸都亲自己的孩子的。”
 
    吴相宇反驳,“我都多大了,以后请你不要这样。”
 
    哟,小屁孩还挺严肃。
 
    吴子洋开始帮吴相宇洗脸,还一边说着,“你多大了都是我儿子,我想什么时候亲就什么时候亲。”
 
    吴相宇用力的拿开他的手,“我自己会洗,不用你帮我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偏不,这个爸爸不禁有些怪,还很无赖,“我就要帮你洗,你就当是满足一下我呗。”
 
    都是姜终究是老的辣,最后吴相宇小盆友彻底被吴子洋怪爸爸打败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任由爸爸摆布。
 
    爸爸想抱着,那就让他抱着,爸爸想扛着,那就让他放在肩上扛着,爸爸想喂他吃饭,他张嘴就可以,最受不了的就是,他这么乖,爸爸非要用亲脸颊的方式奖励他,他一个小男子汉,很别扭的好不好。
 
    不过,接受这一切的时候他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酷,但他心里却是很开心的,从未有过一个人,这样的对他,感觉自己是深深的被爱着。
 
 第360章 冷酷的温暖
 
    特助真没想到自己领导对孩子会这么有耐心,相宇看到这个叔叔就是那天他咬的那个叔叔,觉得该道歉,但又放不下面子,就支支吾吾的说了句,“那天咬你,是我不好。”
 
    这已经算是勇敢的一大步,要是逼着他说句对不起,那估计比登天还难。
 
    吴子洋亲自送相宇去学校,答应下午来接他,让他和同学好好相处,酷酷的小家伙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,连句爸爸再见都没说。
 
    吴子洋一袭黑衣倚在黑色的车身上,目送小家伙进校门,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才转身上车。
 
    出门前已经和特助说了取消他最近一段时间的所有安排,这些年让自己沉迷在工作里麻木自己,也该适当的放下一些工作了。
 
    医院里,林疏影的脸色看起来比昨晚好一些,但也不算健康的好,窗外的暖阳刚好照在她的病床上,闭眼恬静的她显得格外慵懒。
 
    听到脚步声,林疏影睁开眼睛,在看到站在床尾的是吴子洋的时候,她不禁的低下了头,“你平时就很忙的,不用过来的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走近,把早上熬好的小米粥放在床头柜上,已学会了小坏孩的冷酷,“我说过我很忙了吗?”
 
    林疏影偷偷的抬眸看了他一眼,而他刚好也在看她,吓得她赶紧收回视线,低着头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 
    吴子洋去内置洗手间洗了洗手,回来用脚拉过椅子坐下,开始帮她倒粥,林疏影一直低着头,不好意思说话,也不敢看他。
 
    吴子洋倒好粥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“你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啊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噘嘴,小声叽咕,“我是没想到会有人救我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瞬间气恼,“林疏影,有本事你大点儿声。”
 
    “我是说,我以后再也不犯傻了。”真是的,从昨天到现在,他就没给个好脸色,她为什么选择如此极端的行为,他不是不任何人都清楚吗,不温柔也就算了,还对她这么凶。
 
    吴子洋听她嘶哑的嗓音就觉得刺耳,冷着脸,“谁准你这么大声说话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……”她闭嘴总行了吧。
 
    然后,吴子洋用勺子舀了一小平勺米粥,一只手拿着勺子,一只手端着碗,对她命令,“张嘴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直接自己拒绝不了,乖乖的张嘴,让他喂着喝粥,林疏影觉得他对她也不坏,除了凶巴巴,对她做的都是温暖的事。
 
    她就大胆的问,“孩子他……现在还好吗?”
 
    吴子洋没有看她,淡漠的呛她,“比你好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他都这么说了,林疏影也就没再敢继续问下去,把他问跑了,就更得不到孩子的消息。
 
    “我吃饱了。”林疏影说。
 
    吴子洋眉心不悦的一蹙,“才吃几口就饱了。”
 
    “真的饱了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没在强求。
 
    过了好一会儿,林疏影看他都没有要走的意思,修长的双腿交叠着倚坐在椅子上,手里从刚才就拿着手机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工作。
 
    林疏影从昨晚被送过来就在挂水,而到现在也没有去过洗手间,早上护士过来的时候,她喝了杯水,刚才他有为了很稀的小米粥。
 
    “你今天没有工作吗?”林疏影小声试探的问。
 
    吴子洋头也没抬,更别说看她一眼了,冷冷淡淡的回答,“没有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想,他一个工作狂没有工作正常吗?不正常。
 
    “如果你有事情要忙的话,你就回去吧,我一个人在这里挺好的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关了手机,抬头直直的凝着她,一直等她把话说话,他才面无表情的和她说,“我不忙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林疏影想说,你不忙也不用一直待在这里啊,但她没敢,觉得他这人今天特别不好惹,像谁欠他钱不还似的。
 
    他不走,她也不能一直憋着啊,就动了动身子,想要自己下去,除了因为失血过多一直还让她很晕,其他的她也没什么事,四肢健全。
 
    吴子洋看她乱动,“干嘛?”
 
    林疏影支支吾吾的呢喃,“去洗手间。”
 

欢迎转载皇冠彩票网_皇冠彩票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皇冠彩票网_皇冠彩票官网 » 林疏影看他都没有要走的意思修长的双腿交叠着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